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秋到古堰杏葉明

2019年10月18日 08:21 來源:成都晚報 作者:安 南(作家)

  天府就是天府。秋暮了,川西壩子仍還草木蒼翠。

  南宋學者張宣公說:春到人間草木知。我想說,秋到古堰杏葉明。萬綠叢中,但凡凸金一團,或連黃一片的,那定是銀杏。

  古堰城鄉一度遍植銀杏。如今的秋景,乃至初冬景色,都是由一樹樹金燦燦的杏葉渲染出來的。風一起,繁密杏葉便黃絹扇兒似的,紛紛煽起情來,甚至金蝶般飛舞起來。

  恍若一夜之間就鋪開滿地金黃。

  漫步其間,我總覺得環衛工人清掃的不是落葉,是風景。實際上,掃葉潔地不單是環衛工人的事,就是小院平民、寺院僧人也都常見常掃。有的城市提倡“只撿不掃”,不過,落葉歸根化土的意味,人們普遍還是知曉一二。就像黛玉葬花,有些掃葉的人,說不定就是頗通葉性的人。

  本地青峰書院有棵兀傲林間的千年銀杏,每逢晚秋便剎那金黃,滿樹璀璨,像位身著金袍的隱山圣僧,參天俯地,蔭庇萬靈。

  十多年前,青峰書院在野林荒寺上破土建造。那時,這棵古樹盡管高大無朋,可周身瘡癤斑斑,顯得萎靡不振,一副病態怏怏的樣子。書院主人何潔給我說,這樹再不及時救治,古木就成朽木了。跟著,她就隔三岔五給這棵銀杏調湯敷藥,再跟著,這棵參天大樹的滄桑膚色,竟一天一天地光潔起來,直至青春煥發,金翠春秋。

  幾年過后,書院周圍那片山林,仿佛也都陰氣散去,顯出一派萬木春的景象來了。“汶川地震”那天,山崩地裂間也草木無傷,書院無損。

  那片林木花草越發蓊郁。蓊蓊郁郁中,蟲鳥和鳴,人事祥瑞。

  也許,萬物不但有靈,而且靈靈相通。

  有關人與自然一善俱善、一惡俱惡的傳聞,我多多少少聽過一些。據說,日本科學家江本勝博士歷經十年的水實驗,其結果被形容為震古爍今,那“境隨心轉”的神奇發現,使無數觀者熱淚盈眶。

  城郊靈巖山中有方仰天巨石,上刻斗大行楷: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做好事。這一巨大石碑,沒有落款和紀年,也沒在寺院景區,孤孤寂寂地躺在斷崖灌叢的幽僻處。當初乍見時,就感覺其狀令人動容,其言耐人尋思。

  這么多年過去了,昏然忙碌間也難于尋思出點什么來。到了人閑歲晚,也就是銀杏樹叢終于將古城內外渾染得片片金色的時候,才從中似有發覺:金色之所以讓人那樣迷戀,并不僅僅是彩林可觀而已,而是金色有很多種象征。

  林林總總之中,我最終惟獨喜歡上了“赤誠”。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