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風過寬窄巷

2019年10月23日 08:02 來源:成都晚報 作者:張 起

  友人王大作了篇妙文,“風過寬窄巷”,頗富士大夫之文氣。王大含英咀華,把二十年成都生活的咀嚼吐將出來,且吐得十分到位,高,實在是高。我也忍不住,步原題作“風過寬窄巷”。寬窄巷,好格致的名字,寬與窄,好對子,成都的照影,它就這么寬窄講究,進退有度。老成都在我印象中頗如南宋的臨安,十里荷香,萬戶珠簾,或如唐時維揚,春風十里。那是早年,我住城西郊外,泥墻青瓦,籬邊黃菊的素樸,萬家農商,販夫走卒的小調,算而今,秋風吹寒,都成往事。

  老成都的味,在“農商”。農,一定得是小農,在城外有幾畝薄田,全家一年到頭豐衣足食,尚有余糧,于是衍生出提雀兒籠的、坐茶館的、聽川戲曲藝的、擺閑龍門陣的耍家。商,則一定是小商販,一間鋪面,前店后作坊,酒旗斜矗,所謂“文君當壚”模樣。兼以大街小巷的販夫走卒,城門洞的豆花兒,提督街的擔擔面,扯謊壩兒的算命攤子。落燈之時,街角有幾盞鬼火(油壺子),一鍋湯圓兒滾燙等人。半夜打更匠更聲吶喊,城防兵夜報平安。除此外,老成都尚崇讀書,黑漆大門的天井里頭,讀到一定程度,胡子灰白,作一番考據索隱、義理闡釋、辭章競秀,亦是正事。院子里,深居一位年輕女人,若沒有來歷,定是某位大爺的三姨太。然則文氣之外,還有些許蠻性,袍哥習氣,遇事能主持公道,社會正義亦就循之有道.望江樓晚泊,此碼頭,遂繁華競逐。

  晴日登樓,西山廣遠,景物清華,寒煙碧草,言不盡它的世俗味兒,訴不完它的風流事。因此,我常把近世的佳麗地比作宋詞,勾欄瓦肆,舊事難盡,林盤篳戶,畫圖難足。

  記得某年,我與王大等人夜訪寬窄巷。印象最深,是那晚難得干爽的明月夜,與盆地素日的陰冷不同。我等喝著兩元的茶,品紹興黃,青梅煮酒宋詞成都。一條大黃狗桌下穿來過去,我第一次看見狗吐了,我想它是不是也醉了。每個人都像宋代的文人,在溫婉世俗中覓得私自的方寸凈土、一首詞。諸君個個都是文心詞膽,只不過他們“大雅久不作”罷了。

  因為愛得太深,才有俚俗中見詩意。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