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邛都制造 古代婚嫁專用奢侈品(下)

2019年10月25日 09:36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任艷娥

  圖/涼山州博物館提供

  但凡“文物”,在古時候,多數都曾經是人們生活中的日常用品,其功能在當時的社會生活中有著自己的位置。而在現代人眼中,“文物”之所以充滿無限神秘,無非是它們穿越歲月的長河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身上已然被鐫刻下了它所處時代的印跡。

  漢代以前,西昌的出土文物多以石器和陶器為主,少有青銅器的身影。而漢代以后,尤其是東漢末年,安寧河流域發現了豐富的漢代遺存,且在西昌及周邊發掘的諸多漢墓中,銅器變得常見,其中不乏一些精品文物。

  在漢代,銅器仍然是財富和地位的象征,為何它們在漢代以后開始集中出現?且西昌周邊出土的銅器為何大多都是生活用具?如此多的銅器出土是否又與邛都產銅有所關聯?

  壹 寓意吉祥 銅洗或為婚嫁器物

  銅洗使用魚紋圖案,是否有著特殊的含義呢?如果有,它又有什么樣的實在含義呢?

  從考古資料中不難發現,以魚紋圖案作為器物裝飾紋樣的現象,始見于新石器時代文化早期,仰韶文化半坡類型即發現大量魚紋圖案。之后,商周時期的墓葬中也常常發現不同質料的魚形飾品,有的銅器上還發現有魚紋圖案或“魚”字銘文鑄刻。這些紋飾反映出當時人們的魚獵生活,部分魚紋裝飾圖案還與個別部族的族徽有關。

  魚紋圖案在漢晉時期不僅是銅洗這類器物的主要紋飾,甚至可以說是銅洗的專用紋飾。南北朝偶見魚紋銅洗,及唐宋以來流行于瓷洗、銅鏡之上的雙魚紋,也是這類漢晉銅洗裝飾紋樣風習的流傳或演變。從秦漢至明清,魚紋圖案幾乎出現在所有門類的藝術品上,而且形式多樣、變化多端,其吉祥內涵之豐富,在傳統紋樣中是獨一無二的。

  在古人的婚姻觀里,傳宗接代是婚姻的唯一目的,這在我國古代的禮俗中,表現得非常清楚。所以在古代,把一個人比作魚,在某種意義上,差不多就等于恭維他是最好的人,而在青年男女間,若稱對方為魚,那就等于是在說“你是我最理想的配偶!”因此,漢以后魚紋就和“吉祥”正式掛上了鉤,飾有魚紋圖案的銅洗,極有可能就是婚嫁用品。

  漢晉時期的歷史資料顯示,這一時期婚嫁之風甚尚侈靡。《潛夫論·浮侈篇》云:“富貴嫁娶,車軼各十,騎奴侍憧,夾毅節引,富者競欲相過,貧者恥不逮及”。

  關于銅洗可能為婚嫁用品的說法,除了寓意豐富的裝飾紋樣所反映的含義外,還可以從這類器物的形制演變、用途、銘文及民俗資料等方面加以佐證。

  銅洗原為婚嫁器物,在民俗學資料中也有所反映。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今山東大部分地區,在女子出嫁陪嫁品中,無論陪嫁品數量多寡,一件銅盆是必不可少的。因為魚富有愛情與婚配之意,所以,魚紋銅洗一類器物或許成為婚嫁專用物品,且一直延用到現在。

  貳 涼山青銅 集中出現在戰國至東漢

  魚紋銅洗穿越千年,為我們展現了古人精湛的青銅器制作技藝。讓我們來看看涼山的青銅器和青銅文化的發展。

  我國的青銅文化形成于公元前二千年左右,經夏、商、西周和春秋,約達十五世紀之長。春秋進入鐵器時代后,青銅鑄造業亦有新的發展,主要由禮器、兵器和生產工具向日常生活用具發展。

  據目前所知,涼山地區的青銅器除西周早期發現極少數量后,年代較早的集中出現在戰國至東漢時期,出土青銅器的種類歸結為兵器、宗教法器、禮器樂器、生活用具和貨幣等。

  西漢時,涼山、西昌雖已納入中央王朝的管轄,但由于本地部族勢力強大,如活動于安寧河流域的“邛人”,以及活動于鹽源及周邊的“笮人”,所以出土器物仍保持著本地的特色。

  先看“邛人”部落。西漢末年,西漢朝廷任命枚根為越嶲郡太守,郡治設于邛都縣,原是“邛人”部落的聚居地。公元24年,“邛人”部落的首領任貴殺死西漢任命的越嶲郡太守枚根,自立為“邛谷王”,管理越嶲郡的各項政務。公元25年,公孫述踞蜀稱帝,建立“成國”,因蜀地肥沃富饒,兵力精強,“西南夷”中的邛、笮等部族紛紛進獻,投靠公孫述,任貴也以越嶲郡歸附,成為成國附庸。

  叁“笮人”部落 離奇地消失于東漢

  公元35年,東漢光武帝劉秀派遣征南將軍岑彭征討成蜀,任貴遣使迎降,成為東漢地方大臣;公元38年,任貴遣使上繳越嶲郡三年的計書(內容為郡國一年的租賦、刑獄、選舉等情況),東漢光武帝劉秀授予任貴越嶲郡太守的印綬。

  公元43年9月,因不堪東漢朝廷對西南邊境的開發,以及地方官員對百姓的盤剝,“西南夷”眾多部族聯合起兵,反抗中央王朝。戰爭波及益州郡(今云南)、越嶲郡,東漢朝廷征調廣漢、犍為、蜀郡和朱提兵萬余人,派遣“武威將軍”劉尚率軍前往鎮壓。劉尚部隊從邛都縣渡瀘水(今金沙江)進入益州郡,其間,越嶲郡太守、“邛谷王”任貴唯恐對自己不利,隨即密謀毒殺劉尚。同年底,劉尚先發制人攻取邛都縣,誅殺任貴,并將其家眷全數遷往成都以絕后患。殘余的部族分散遷移至大涼山腹地,“邛人”部落由此遭遇重創,逐漸削弱并在史冊上銷聲匿跡。

  “笮人”部落也是一樣。戰國至西漢時期,“笮人”掌握著鹽源境內的鹽鐵、丹砂等珍貴資源,發展成為一個強大、尚武的民族。“笮人”創造了燦爛的青銅文明,并成為了滇、蜀兩地紛紛覬覦,或者是競相討好的部族。在鹽源出土的眾多青銅器中,不乏見到滇文化與蜀文化的元素。然而,“笮人”也在東漢時期,離奇地消失了,原因至今為謎。

  隨后,漢代移民大量遷入越嶲,分散在“南方絲綢之路”沿途,也帶來了大量帶有成都平原、蜀中色彩的器物,大量的青銅生活用具隨即出現。因此,在涼山境內出土的各類青銅器中,除了有自身的民族特色外,更有與其他文化交流和融合的產物,特別與蜀文化和滇文化之間的交流最頻繁。

  同時,由于南絲路的商貿繁榮,帶來了大量的貨幣需求,西昌境內還出現了官方鑄幣工場。在與滇、蜀的往來通商中,邛都一帶的經濟、文化與民間手工業均逐步發達起來。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