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光嚴禪院 隱藏529年的《洪武南藏》(下)

2019年10月29日 09:21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楊虎

明代木版刻印大藏經《洪武南藏》之扉畫玄奘法師譯經圖。

明成祖朱棣。

呂澂

1950年崇慶縣政府給省上的報告。

曾經的蜀王府。

光嚴禪院。楊虎攝

建文帝朱允炆。

  路傍古時寺,寥落藏金容。破塔有寒草,壞樓無曉鐘。亂紙失經偈,斷碑分篆蹤。日暮月光吐,繞門千樹松。這首五絕,乃是晚唐哀帝時隱居在鳳棲山白云深處的詩人唐求所作。詩中的古寺,即是指光嚴禪院。

  唐求是個異人。他放著好好的青城縣令不做,不買田,不造屋,每隔十天半月便騎著自家青牛慢悠悠往來于青城、臨邛之間,訪師求道,誦經聽琴,往往至暮醺酣而歸。方志上說,他非其類不與之交,寫詩每有所得,不拘長短隨手記下,成詩后即揉成紙團投入隨身攜帶的大葫蘆瓢中。因此也被后世稱為“一瓢詩人”。

  晚年臥病時,這位“一瓢詩人”把伴隨一生的詩瓢投入味江之中,嘆道:“此瓢倘不淪沒,得之者方知我苦心耳。”隨后飄然而逝。

  壹

  抖落風塵 經書遣送光嚴禪院

  明成祖永樂十四年(1416)秋,正當錦官城內桂子飄香時節,朱椿忽然接到了來自南京的一封密函。紙上除“一瓢詩人”的這首詩外,再無只言片語,然而朱椿閱后卻臉色大變,撇下正飲酒賞桂的一眾后宮佳麗,匆匆離去。

  初冬,永樂帝突然降下口諭:敕賜常樂寺名號為“光嚴禪院”,并賜半副鑾駕、兩口皇鍋,以及龍鳳旗、琉璃瓦、《初刻南藏》(即《洪武南藏》)佛經一部和印度梵文貝葉經《華嚴經》一部。又敕賜法仁名號為悟空。御賜諸物隨即在嚴密的護送下,踏著江南初冬的第一場雪,往西蜀悄然進發。

  為恭迎御賜經卷,經蜀王府傾力資助,光嚴禪院迅速在半山腰新起了一座飛檐翹角的藏經樓,樓內修藏經車一座,兩旁殿宇疊錯。昔日舊墻老瓦的寺院頓時黃瓦紅墻,從山腳綿延到半山腰,后來便分為上、下禪院,繁密的木魚聲滿山回響。

  這一盛景,清嘉慶十八年(1813)的《崇慶州志》中是這樣記述的:永樂十四年,蜀獻王奏請,敕賜“光嚴禪院”,蓋琉璃瓦。賜經文一大藏,計六百八十四篋。中豎藏經車輪,額曰:“飛輪寶藏”。

  1925年所修《崇慶縣志》更進一步描繪道:“(于是)經樓嚴肅,咨諸護法……紅泉含影,青蓮吐芳。”

  世間唯一的《洪武南藏》就這樣輾轉遣送到山嵐緲緲的西蜀光嚴禪院。從1371年除夕萌生于朱元璋的夢里,歷經蔣山寺遷址、朱元璋離世、建文帝秘藏、永樂帝奪位……大明王朝半個世紀的烈焰,已蒸騰燒灼得這部《洪武南藏》傷痕累累。

  當它抖落一身風塵,從風刀霜劍嚴相逼的煌煌禁宮逃逸進這一片靜謐的山林時,一定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在清涼的那端,應得的那份大溫暖正靜靜地等待著它,那是悟空禪師的等待。

  貳

  傳說頗多 建文帝如夢如煙

  就在《洪武南藏》與悟空禪師相遇時,山外,昔日九五之尊——建文帝已如夢如煙。

  在明建文四年(1402)六月的一場大火中,當太監們指著地上那幾具面目全非難以辨認的骨骸,說是建文帝等人的尸體時,朱棣的內心是曖昧不明的,《明史》里說:“(建文)遂闔宮自己焚燃。上(即朱棣)望見宮中煙起,急遣中使往救,至已不及。中使出其尸于火中,還白上,上哭曰,果然,若是癡呆耶!”

  為侄兒假惺惺地灑了幾滴淚后,朱棣開始為自己辯解了:登位后,他在給朝鮮國王的詔書上這樣說:“不期建文為權奸逼脅,闔宮自己焚燃”。然而史書的縫隙里卻影影綽綽地透露出這樣的信息,“上(建文帝)入宮,忽火發,皇后馬氏暴崩。程濟奉上變僧服遁去。燕王遂入宮。因指燼中后骨以為上。”指認尸骨之后第八天,朱棣聽取了學士王景的建議,將那幾具無法辨認的尸骨宣告為建文帝、馬皇后及太子,按皇室之禮予以了安葬。

  失敗的英雄,人們總是給予著深深的同情。永樂帝登基之后不久,各地開始紛紛晃動起建文帝模糊的身影來。譬如明萬歷年間的《錢塘縣志》這樣記載:“東明寺在安溪大遮山前,建文君為僧至此,有遺像。”明代的錢塘縣即今杭州市余杭區一帶。今天,一副對聯仍懸掛在該寺大雄寶殿前:

  僧為帝,帝亦為僧,一再傳,衣缽相授,留偈而化;

  叔負侄,侄不負叔,三百載,江山依舊,到老皆空。

  眾多傳說中,數光嚴禪院的情節有聲有色:

  當朱棣兵臨皇宮,建文帝忽憶起先皇所授鐵箱一口,遂開箱求法,箱內備有剃刀、袈裟,另有一信指出有一秘道直通宮外。出宮之后,建文帝四顧茫然,慌亂中奔跑到一條河邊,遂上船隨水飄零。后輾轉來到西蜀青城三十六峰深處的鳳棲山常樂寺,投奔曾叔祖法仁避禍。數年后,東廠暗探追蹤而至時,建文帝已迅速逃離。又過數年,建文帝輾轉滇、黔、巴等地后,再次回到了常樂寺。這時的常樂寺已更名為光嚴禪院。在悟空禪師勸導下,建文帝把自己關進了藏經樓里,苦苦尋求解脫之道。青燈下,黃卷中,建文帝感慨萬千:

  閱罷《楞嚴》馨懶敲,笑看黃屋寄團瓢。南來闡嶺千層迥,北望天門萬里遙。款段久忘飛鳳輦,袈裟新換袞龍袍。百官此時知何處?唯有群鳥早晚朝。在《洪武南藏》浩繁經卷的啟示下,建文帝終于潛心向佛,此后便從未離開光嚴禪院,圓寂后葬于后山。如果這位悲情皇帝真的在此度過了最后歲月,真是他靈魂最好的安息。

  叁

  移至天全 保存那孤苦經卷

  靜靜地享受了兩百年太平后,《洪武南藏》再一次遭受了兵禍之災。

  崇禎十七年三月十九日(1644年4月25日):崇禎皇帝命后宮嬪妃盡皆自殺,親手砍殺自己的兩位女兒,又命貼身太監小毛子帶三位皇子出逃,然后跟太監王承恩逃亡煤山,自縊而死。

  然后,整個中國都著了火——滿清鐵騎從山海關外黑壓壓沖進中原,開始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昆山之屠、江陰慘殺、常熟之屠、湘潭之屠、南昌之屠……

  光嚴禪院遭受的則是張獻忠大軍的焚火。1644年八月初九日,張獻忠大軍攻克成都。朱椿的第九世孫、末代蜀王朱至澍投井自殺。隨后,張獻忠大軍西出成都,一把火燒了青城、溫江,然后渡岷江,直撲崇慶,知州王勵精在烈火中觸刃而死。

  青城三十六峰寺廟、道觀都被兵火焚毀。光嚴禪院雖境況稍好,也處處殘垣斷壁:“入后甲申大變,余殿無存,惟藏經車、藏經樓未遭灰燼外,琉璃瓦猶多存積,悟空法像猶如故也。”

  張獻忠的大軍最終止步于莽莽蒼蒼的龍門山脈下,回過頭,黃虎在成都余煙繚繞的廢墟上沐猴而冠,稱帝過癮。

  命運既已讓《洪武南藏》入了山林,當蜀王自殺的消息傳來,名為海牛法師的住持立刻率領寺內眾僧,肩挑背扛《洪武南藏》奔赴漢藏邊境的雅安天全縣善居寺,萬千驚恐之后,總算替哀哀無告的人間存住了那孤苦經卷。

  多年以后,在描述這次生死存亡的大遷移時,海牛法師印象最深的卻不是肩上經卷的沉重、腳步的驚惶,而是從鳳棲山到大雪山善居寺的山道上,始終月色猩紅,映照著四百余里山色林木由青翠入蒼黃再至雪色蒼茫。

  肆

  遁世已久 《洪武南藏》被呂澂喚醒

  二十二歲之后,呂澂終于醉心佛學,開始了對佛教經籍版本的勘驗、比對。

  在此之前,這個江南青年的理想是做一名美術家。1915年,被劉海粟聘為上海美專教務長的呂澂注意到了宗白華提倡的“生命美學”,極為振奮。三年后,他在《新青年》第六卷發表了名為《美術革命》的文章,隨即卷入了國內美術界“國粹派”與“革新派”的漩渦之中。

  其時境外列強環伺,國內則軍閥混戰,民生凋敝。1918年,著名佛學居士歐陽竟無漸準備在南京籌辦佛學院,呂澂應邀協助工作,從此專心佛學研究,終生不渝,得了一個綽號“鹙子”。

  1937年春,抗戰烽火逼近南京。呂澂隨學院遷移到四川江津。將士們在前線抗敵,呂澂在昏暗的油燈下廢寢忘食地比對、查勘歷朝以來的佛學經卷。1938年初,日寇在南京大屠殺中令人發指的罪行陸續傳來,悲憤莫名的呂澂更加盡全力搜尋散落在各地寺院、民間的佛學典籍。這一天,他收到了一個名叫釋潛遵的和尚專程從數百里外寄來的厚厚一本經卷抄目摹樣,隨信還附來了一句話:“國難當頭,請為我中華佛學保存一縷血脈!”

  1938年秋,一條驚人的消息傳遍了全國:在西蜀深山中沉睡了五百二十二年的佛寶——《洪武南藏》驚現塵世!

  在后來名揚四海的那篇名為《南藏初刻考》的文章中,呂澂先生經過縝密的分析,考定數百年來一直藏身于西蜀鳳棲山中的那部典籍就是遁世已久的《洪武南藏》,“明南藏始刻于洪武間,版成旋毀,后世未嘗見其本也……天禧寺以永樂六年焚,崇殿修廊悉為瓦礫,經版當隨以俱燼。厥后重修寺宇,改稱報恩,藏經亦改編復刊,故明初數十年間大藏得有兩刻也。初刻流傳極暫,后世所見南藏皆永樂本,而又誤認為洪武時刻,遂無知兩版異同者。”

  伍

  翻曬經書 花費一個夏季的時光

  如果不是呂澂,光嚴禪院第四十四代住持燈寬老和尚或許一直不會知道,每年都要在陽光下翻曬的經書竟是人們找尋了五百余年的、中華佛經里的國之孤本。

  漫長的年月中,光嚴禪院一代又一代僧人每年夏天都會莊重地參與到寺里重大的儀式——“翻經”。方法極為原始,趁陽光正好,把經書們從藏經樓里一擔一擔地擔到大殿前的空地上,鋪上一層慈竹編制的曬簟,然后用煙熏過的特制竹片一頁一頁地翻(不能用手,因為怕手出汗)。有重頁和漏頁者一旦發現,得去悟空禪師肉身靈塔前低頭,合十懺悔。待經書一頁頁曬透,再仔細將防蛀的煙葉夾到每一卷經書中。每翻一次經,就要耗去整個夏季的時光。

  從7歲起就在光嚴禪院出家的燈寬記得,翻經季節,每忙完一天的晾曬時,已是落日時分。金黃的夕照中,晚課的暮鐘悠悠敲響了……

  轉眼到了1951年。這一年,正在北京忙于“中國佛教協會”籌建工作的呂澂特別繁忙,然而他一直念想著遠在四川的《洪武南藏》。新舊更迭,全新的社會對珍貴的佛教典籍有了與千百年皆由寺院保存不太一樣的做法。他聽說新成立的揚州圖書館已經將一部完整的《永樂南藏》請進了設備良好的古籍珍本室,心里隱隱有了興奮的預感——渡盡劫波,《洪武南藏》終將功德圓滿。

  7月,從成都傳來消息,1951年6月的一天,四川省崇慶縣長姚體信根據縣志記載,親臨光嚴禪院,直奔藏經樓,在樓中認真翻閱、察看了《洪武南藏》后,出來表示:封閉藏經樓,將經書裝箱,隨之派人請省里的文物專家進行鑒定。隨后,縣里征召了上百名挑夫,把重達三噸的佛典一路擔到成都,放入了四川省圖書館永久存放。

  2003年暮春,與來訪者談到此事時,103歲的燈寬感慨道:“萬物皆有因果。”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