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焦點圖

地鐵口,64歲保潔員放下掃帚彈起了鋼琴:會20多首曲目

2019年10月25日 09:37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

  

    地鐵口的“鋼琴家”

  在成都地鐵省體育館站與附近商場的過道里有一臺公共鋼琴,任何人路過都可以彈一彈。最近,這臺公共鋼琴迎來了一位新的“演奏家”——64歲的成都地鐵保潔員徐桂芳。早年在眉山彭山鎮生活,徐桂芳家族里很多人教書,也有人開過幼兒園,徐桂芳耳濡目染,從豎笛到風琴,從腳踏風琴到鋼琴,都會簡單演奏。

  年齡越來越大的徐桂芳放棄農活,選擇了輕松的城市保潔工作。不當“伸手將軍”,過自己的生活。一個人在成都,一個人租房,一個人生活,彈鋼琴成為徐桂芳的娛樂方式,“我覺得我有空就來彈鋼琴,這是一種娛樂,自己心里舒暢就行。”

  意外 /

  64歲地鐵保潔員

  業余時間彈鋼琴

  10月24日上午10點,在成都打工生活的64歲大姐徐桂芳坐在鋼琴前,以一首《上學歌》開啟又一次的彈奏。徐桂芳來自眉山彭山農村,在緊鄰的成都地鐵省體育館站擔任保潔員。今年9月底,偶然發現這臺公共鋼琴后,休息時彈上一曲成為她的愛好。徐桂芳動作有些生疏,彈鋼琴的指法不算標準。沒有曲譜,她雙眼一直看著琴鍵,黑色皮鞋輕輕踩著鋼琴踏板,音樂聲緩緩流出。

  周圍來往人群,有的拿出手機拍一拍,有的放慢腳步聽一聽。“川音有很多彈鋼琴彈得很好,我跟他們比差遠了。”演奏期間,徐桂芳有些緊張,好幾次都忍不住停下來,緩解緊張感后再繼續。《泉水叮咚響》《外婆的澎湖灣》《濤聲依舊》……徐桂芳會彈奏20多首曲目。

  在來福士干保潔工作的龔大姐,一看徐桂芳就覺得是老面孔。“她在成都地鐵那邊干保潔,我在來福士這個過道這里,之前也看到她來彈過一次。”龔大姐印象中,前不久聽說一位地鐵保潔員會彈鋼琴,也很意外,“那天看到她在彈《泉水叮咚響》,想著她那么認真就不要去打擾。比起現在的新歌,還是徐大姐的老歌我更喜歡。”龔大姐說。

  熱愛 /

  受家庭氛圍感染

  還會多種樂器

  “我們家(族)里面,以前教過書,也開過幼兒園,她(徐桂芳)一直在學校這種氛圍里,所以家里的人都會彈琴。”徐桂芳兒子馬先生透露,家里因為一直算是和教育打交道,也一直有樂器,“以前是彈風琴,后來就慢慢會彈鋼琴了。她彈得不太好,跟我們都一樣屬于業余水平,就是年輕時候喜歡這些樂器。”

  徐桂芳的大姐徐女士介紹,自己原來是包班制小學教師,一個班里的語文、數學都要負責,“偶爾徐桂芳還要幫忙代課。原來我在彈,自然而然地她看著、接觸也學會了。”在大姐徐女士印象中,徐桂芳樣樣樂器都會,豎笛、腳踏風琴、吉他等,“屋里是開幼兒園,經常練習,就漸漸會了。”

  徐桂芳說,自己從小就喜歡音樂,沒有系統學過,但得益于所在的環境一直與音樂接觸。她記憶力很好,對數字特別敏感,一串串樂譜,也成為了徐桂芳的一處處樂趣,“我們屋里的都會音樂,兒子、孫子、侄孫、大姐都會,他們一彈我就高興。”徐桂芳不喜歡看電視,也不熱衷打麻將,就是對音樂,始終熱愛。

  后來幼兒園沒有開了以后,徐桂芳一個人在農村干干農活,兒子、孫子都外出工作。一次偶然來成都耍,“那會兒是夏天,我到春熙路地鐵站,覺得特別涼快,環境也好,比干農活好多了。”徐桂芳上了心,之后來成都地鐵問保潔員缺不缺人,索性留下來工作生活。

  心聲 /

  干保潔比干農活輕松

  彈鋼琴讓心里舒暢

  一個人在成都生活打工,徐桂芳覺得無所謂,“我不是為了錢,就覺得在地鐵里干保潔員,不用風吹雨淋,比農村干農活好多了。”徐桂芳年齡越來越大,“干農活也沒有年輕時那么大勞力了,農村自由,但城市里要輕松些。每個月到了月底還可以拿工資,就覺得有希望,人就是活個希望。”

  一周七天,下午上班,上午休息。唱唱歌吊吊嗓,彈彈琴逛逛街,64歲的徐桂芳在成都安穩地生活下來。“我們省體育館地鐵站的很多同事,都曉得徐大姐會彈鋼琴。”在成都地鐵干了3年保潔工作的楊忠啟師傅透露,之前就聽徐大姐說過她會彈,“最近有了公共鋼琴才親眼看到,徐大姐是我們干保潔里年齡比較大的,工作起來積極肯干,不覺得勞苦,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楊師傅本人也是音樂愛好者,有空的時候,還會讓徐桂芳教一教他彈琴。

  徐桂芳現在在成都租房子,“我覺得我有空就來彈鋼琴,這是一種娛樂,自己心里舒暢就行。”大多數時候,徐桂芳還是害羞,一方面會彈的曲目不多,另一方面看到年輕人來彈琴,她就主動讓開,“比我彈得好的太多了。”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胡挺 顏雪

  攝影記者 陶軻

  原標題:64歲地鐵保潔放下拖把彈鋼琴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