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政法之窗

一盒小法徽 兩代法院情

2019年10月30日 10:27 來源:汨羅市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 作者:汨羅市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

 

  在我的書房中

  珍藏著一盒小法徽

  這是父親送我的禮物

  它曾經別在父親胸前

 

  也曾光榮地被父親別在我的胸前

  父親曾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法官

  九十年代中期

  父親從鄉鎮調至法院工作

  當時的法院制服還是翻領肩章大蓋帽

  父親說肩頭上扛著的是天平

 

  為了扛起這天平

  進入法院后

  父親便參加了省高院組織的業務學習

  父親說法院是業務部門

  要執法首先要懂法

 

  隨后的一年

  父親潛心學習

  每個周末帶回家的除了換洗衣服

  就是一本本厚厚的法律教材

  和需要完成的學習作業

  我也是在那時接觸到了法律

  內心萌發了小小的法律種子

 

  那時

  法院的案件并不是太多

  但總感覺父親有忙不完的事

  不是東家理短就是西家理長

  不是出差執行就是外出辦案

  那時候

  掛在父親嘴上最多的話就是

  “做法官要公平,要為民。”

  依稀記得有一年放學回家

  有個人蹲在我家門口

  手里還提著袋東西

  見我準備開門

  就問是不是巢法官家

  問清后就要提著東西和我進門

 

  因為不認識

  再加上父親平時的教育

  我和那人在門口推搡起來

  剛好父親下班回家

  那人見我父親回來了

  忙迎上去

  “巢法官,您回來了,謝謝您!

  沒有您我的案子哪會這么快就執行到位!”

  只記得

  那人最后在我家是吃了晚飯走的

  提來的東西照舊提回去了

 

  于是

  我也愛上了這身制服

  高考填報志愿從第一批次到最后批次

  我都填的法學專業

  因為我也想成為一名人民法官

  很幸運

  我被吉首大學法學系錄取了

 

  2001年4月的一天

  我正在寢室自習

  突然接到父親電話

 

 

  在法院的工作中

  我從一名普通書記員成長為審判員

  擁有了自己的法徽穿上了自己的法袍

  并有幸成為首批入額法官

  但父親送我的法徽

  我一直小心保管

  父親的叮囑

  我也一直牢牢銘記心中

 

  為了讓當事人過個好年

  我和庭長匯報后一起趕往豐城

  經過與原被告的協調溝通

  最終促成雙方達成了調解一致

  被告付清了首批應付款20萬元

  我們也按原告申請

  解除了對被告相關財產的查封凍結

 

 

【責任編輯:蓉林】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