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錦城印象

特色小店遇上市井文化 就是這樣“蓉”光煥發

2019年10月29日 09:12 來源:四川在線 作者:李艷玲 劉金 陳孟浩 張青青

  27日,成馬在蓉開跑,世界在激情的比賽中不僅看到了燦爛古代文化與現代高質量發展交相輝映的城市風景,更是在特色食品的提供中驚鴻一瞥到國際美食之都的“蓉”光煥發,特別是那一抹靚麗的“紅”……

  追根溯源,在建設中國特色消費型城市的道路上,“兩店經濟”正在為成都增添不一樣的色彩。如果說首店經濟遇上公園城市煥發的金色“蓉”顏讓成都更顯國際范,那么,特色小店遇上市井文化,更有成都味的“蓉”顏無疑就是紅色。

  細細數來,紅色無疑是成都的最有辨識度的代表色之一。你看,成都的紅,在錦里的夜色里,在文殊院的莊重里,在琴臺路的霓虹燈里;成都的紅,也在醉人的晚霞里,在川大的唯美里,在沸騰的火鍋串串里。

  今天,我們還想說,成都的紅,其實也在讓時間與空間完美邂逅的特色小店里。“錦”色·“錦”彩——《成都經濟觀察》聚焦中國特色消費型城市第二期,就找到有100余年品牌歷史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與李劼人故居“菱窠”比鄰而建的菱窠茶舍,看看在一碗紅油浸潤的涼粉、甜水面,以及一杯悠悠然的紅茶之間,你能讀到怎樣的“蓉”光煥發?

  “錦”色名片

  成都,別名“芙蓉城”,那艷絕十里、燦若朝霞的“紅”,其實就藏在這座城市的名字里,更深藏在成都人千百年的記憶里。紅色是血脈的傳承,既是三千年城址不變、城名不改的源遠流長,更是文殊院森森紅墻外時間的靜靜流淌;紅色是舶來的辣椒,既是晾曬場里發酵的豆瓣,被譽為“川菜之魂”、是成都獻給全世界的禮物,更是一鍋沸騰浮沉的紅油,帶來煮盡天下包羅萬象的味蕾之舞;紅色是午后的茶盞,是最令人向往的生活方式之一,更是打上成都標簽的生活美學,閑適安逸。

  “錦”彩時刻

  (1)今年4月,成都出臺《關于加快發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實施意見》,提出每年發展特色小店超過300個,從支持培育傳統特色小店、傳承發展老字號小店、推動特色小店轉型升級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獎勵政策。《意見》指出,對特色小店改造進程中所涉及的規劃、建設、通關、消防等行政審批事項進行會商,開啟綠色通道。

  (2)8月21日,成都正式公布“2019百家成都特色小店”榜單名錄,這是成都在4月發布《關于加快發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實施意見》后,首個對特色小店的官方評定。特色老店、文化手工藝、生活服務類、正餐類、火鍋類、特色小吃、飲品類(茶館)及休閑娛樂8大類別,共計100家特色小店成功上榜。

 

  等待顧客購買的涼粉

  A

  一碗涼粉與甜水面

  承載老成都人從兒時到白發的記憶

  10月25日上午10時許,地點文殊院街。秋日的蓉城細雨綿綿,又適逢工作日,來往文殊院街的人并不太多。

  然而,當記者到達文殊院街39號,也就是洞子口張老二涼粉旗艦店所在地,這里卻已經排起了隊。店鋪內,老年人、青年人、兒童談話的聲音此起彼伏,在并非正點吃飯時間,這里的生意依然堪稱火爆。

  已有超過百年歷史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70多年來店址未移店名未改,甚至裝修都還是以往的模樣。商務部頒發的“中華老字號”、四川省商務廳頒發的“四川老字號”、成都認定的“2019百家成都特色小店”……眾多榮譽加持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不僅代表了老成都人不變的記憶,也成為來蓉游客心中極具代表性的“成都味兒”。

 

  涼粉

 

  甜水面

  品牌老店不僅吸引老成都人

  也是外來游客的必去“打卡”地

  100多年前,張青云的父親迫于生計,在洞子口經營了一個小地攤,每逢燈會就挑起擔子去文化宮賣涼粉。燈會熙熙攘攘的人群,成為涼粉行走的“宣傳員”。從小耳濡目染,傳承了父親手藝的張青云,后來將這碗涼粉開創出一個品牌,就是今天成都人看到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

  74年前,洞子口張老二涼粉將店鋪開到了今天的文殊院街39號。那時候,人們大概都不知道,這家店居然能夠在這里穩穩當當地開半個多世紀,直到21世紀的今天。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如今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歸屬于成都市通錦達商貿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通錦達”)。上周,在洞子口張老二涼粉店鋪內,通錦達業務部經理何強向記者闡述了這家店的“前世今生”。

  “現在并非飯點,為什么人流依然絡繹不絕?”面對記者的提問,何強微笑著說,“數十年來,我們這里一向如此。遇上節假日高峰,一天銷售額能達到6萬多元。歸根結底,得益于美味的食物與親民的價格。”他介紹說,“這里的熱銷單品白涼粉、甜水面,單份價格分別僅為6元、8元。很多老成都人從孩提時代吃到白發蒼蒼,可以說已經成為他們的集體記憶。不僅如此,很多來成都旅游的人也會認為,得來這家店吃上一口涼粉或甜水面,這才算是到了成都。”

  那么,這里的食物究竟有什么特別之處呢?何強拿甜水面向記者舉例說,“從選面粉到制作面條、醒面,我們都有專門的師傅在鉆研。不同于市面上很多細細的面條,全手工制作而成、小拇指粗細的甜水面不僅彈性十足,還透露著粗獷的風格,因此被顧客戲稱為‘男子漢的面條’。搭配甜水面的鹵也是我們秘制而成,十多種調料以不同比例加入,入口能產生甜、辣、麻等味道,層出不窮。”

 

  上午10點過,小店已坐滿了前來品嘗涼粉的顧客

  像呵護孩子一樣珍惜品牌

  承載更多關于這座城市的記憶

  憑借一碗涼粉、一碗甜水面征服很多人的味蕾,洞子口張老二涼粉甚至受到了央視、紐約時報的關注。

  聚光燈之下,這家百年老店卻顯得愈加冷靜。“精心做好品牌,才是長盛不衰的根本。”在公司工作30多年,從門店負責人走到管理層,何強對公司一直以來的堅持有著深刻的理解與認同。“正因為執著的堅持,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洞子口張老二涼粉在成都僅有2家門店。”

  “曾經,公司管理層在斟酌文殊院街39號的門店是否需要重新裝修,我們征求了很多老顧客的意見,他們給出的答案大都是否定的。他們說,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才是他們的記憶所在。于是,這家店就原封不動地保留到現在。”何強說,在甚至可以稱為“老套”的裝修風格里,成功留下了老成都的味道。

  采訪過程中,記者發現了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不止何強,文殊院街的這家洞子口張老二涼粉店,有3位師傅都已經在這里待了20多年。“從學徒到師傅,企業文化已經深深烙進他們心里,他們對待每一碗涼粉、甜水面,以及數十年沉淀出的品牌,就像呵護自己的孩子一樣。”

  正是因為這樣的堅守與傳承,蘊含天府文化,展現工匠精神的洞子口張老二涼粉,才能在未來承載更多關于這座城市的記憶。

 

  一杯茶、一小盤瓜子享受下午時光

  B

  蓉城小店撐起城市金字招牌

  品老成都的茶館記憶

  步履匆匆已成為了當下標準的生活節奏,在高質量發展的新一線城市——成都,卻有眾多新起茶室,逐漸成為這座繁華都市中的靜謐悠閑區。

  在成都,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上喝茶,當下的茶生活又成為一種“潮流趨勢”。從上百年歷史的老茶館,到隨處可見的公園露天“壩壩茶”,再到復合藝術、養生、音樂多種業態的新興茶館……作為成都小店最為典型的店鋪形態之一,茶館與成都人閑適豁達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既是成都市民大眾消費最具生活味兒的生動寫照,更傳承著市井、樂觀及悠閑的地道成都味兒,其中菱窠茶舍則是這一眾茶鋪中極具代表性的一個。

 

  藤椅、蓋碗茶、瓜子,一種老成都的味道在菱窠茶舍體現得淋漓盡致

  還原記憶中的老成都

  “這個茶館沒有門”

  因與李劼人故居“菱窠”比鄰而建,故而取名“菱窠茶舍”。或者更多的人愿意稱其菱窠茶鋪,覺得順口親切些。

  菱窠茶舍的老虎灶,盡管沒刻意地去做個高仿真的帶水甕子的樣式,但帶溫度的七星灶里依然可以煮出三江的沸騰;長長的回廊里懸掛起的眾多籠里雖沒養有一只鳥,但偶爾配上金錢板的表演也甚是有趣;欹斜的竹椅、“古氣”的木板桌、長嘴的銅茶壺和釉亮的白瓷碗都在不經意間引領著茶客放慢腳步去感受成都的安逸……“茶鋪不喧嘩,你可以靜靜地喝茶,也可以低語聊天,還可以不受打擾地發呆打瞌睡。”菱窠茶舍的負責人張薇告訴記者,對于很多人而言,和老三花經泡一樣,菱窠茶舍也耐坐,可以一直坐到太陽西下。

  “這個茶館沒有門”,著名學者袁庭棟曾這樣形容“菱窠茶舍”。用短嘴壺泡一碗老三花,搖一搖蒲扇,啖一口茶,和三五好友閑坐談天,老成都壩壩茶的生活畫像漸漸清晰。“或許敞開式茶舍最大的意義便是能讓老成都人想起記憶中慵懶舒適的品茶時光。”張薇表示,從規劃之初菱窠茶舍就旨在還原老成都記憶中的茶館景象,茶葉是地道的老三花,所謂的茉莉花茶品級里最“低”的一級,但卻是“當年”家家戶戶喝得上的,它代表的是時代的記憶和味道,也一直是被點得最多的。

  值得一提的是,菱窠茶舍的竹椅是足夠尺寸的,可以讓茶客們翻來覆去任意蹺腳栽瞌睡。“在環境打造上,我們的實木桌子及椅子也是特別設計,國家級非遺的手工師傅制作,希望能夠提升舒適度,在視覺上,鳥籠雖只是裝飾,但在環境氛圍保護與營造上也成了特別之處。”張薇認為,越市井的東西,在生活中占的比例越高,反映的越是生活化的東西。“對于成都來說,遍布鬧市街巷之中的街邊小店便是這座城市最具生活氣息的所在,而茶館則是這些小店中最直接而生動的見證。”

  “小店”呈現城市人文氛圍

  要有傳承更要有發展

  過去在成都,售酒的地方叫酒鋪、喝茶的地方叫茶鋪,還有藥鋪、當鋪、干雜鋪……各種小而全的鋪面店館就已勾勒出城市“小店”的早期形態,而時至今日,歷經千百年滄桑,茶館仍然是錦官城內一道絕無僅有的民俗風景線。

  可以說,在一定意義上,以個體工商戶為典型存在的“小店經濟”扮演著成都經濟的晴雨表,從中可以窺探到這座城市很多個性化的趨勢和消費變革。來自市商務局的統計數據顯示,成都擁有2萬余家茶館,是全國茶館數量最多的城市。為何成都茶館如此之多?張薇認為,其增長是伴隨著城市進程的加快,新成都人的加入與老成都人對于精神需求的增長讓茶館這一業態更受關注;互聯網時代的快速傳播讓城市擴大影響,越來越多的人希望通過茶館感受成都文化;政府在文化傳承上積極創新,引導傳統文化的傳承與保護都成為了這一業態蓬勃發展的重要因素。

  正如張薇所言,透過茶館這一小店形態,可以看到:縱使成都的茶館類型在不斷更迭,小店鋪面裝修不斷更新,經營業態不斷復合交融,但茶館始終是成都的茶館,小店始終是成都的小店,其承載的蓉城記憶不會因為形態變更而減弱,反而在主動融合更新中與時俱進、歷久彌香。

  小店在城市中承擔什么角色?張薇認為,成都是一座包容性極強的城市,各種各樣的小店也構成了城市的人文氛圍。“在成都餐飲的發展進程中,近年來也是更新換代、提檔升級加速,以茶館和咖啡館作為極富代表的兩類,大都沒有跟風進行同質化產品傳播,顯然‘做’小店未來要有傳承、更要有發展。”提及菱窠茶舍的未來,張薇表示,為避免同質化,首先是希望傳承老成都的茶文化,還原老成都茶場景;其次則是希望將菱窠茶舍打造成為對外交流、文化展示的綜合性平臺。

  部分圖片由洞子口張老二涼粉提供

  首席觀察

  《人民日報》社會版主編、本報首席觀察員李智勇:

  特色小店能做一篇很大的經濟文章

  如果說,“首店經濟”體現的是一座城市的國際范和高端商業品質,那么立足城市歷史文化底蘊及資源稟賦而提出的“小店經濟”,則體現的是城市的人情味,是對社會共同記憶的傳承。此外,“小店經濟”作為成都高質量發展生活性服務業的創新思路,更有經濟學上的價值值得探討。《人民日報》社會版主編、本報首席觀察員李智勇日前在接受記者的采訪時就如此認為,“特色小店不小,而且能做一篇很大的經濟文章。”

  在李智勇看來,“發展‘小店經濟’至少能帶來三個方面的效應。”第一個就是“壓強效應”,李智勇進一步解釋道,“我們常說的一句話是小而美,它對應的是大而全。大而全會顯得沒有特色,隨即會走向平庸。而小而美的店可以精做一樣東西,更容易做出特色,從而實現‘一根針捅破天’。”

  說到這里,李智勇還向記者回憶起自己十幾年前在成都的一段經歷。“當年,我在成都吃過一種叫‘老媽蹄花’的食物,是一家特別小的館子,卻排了十幾米的長隊。”他表示,“這家店的味道確實很好,只做這一樣東西,做到了極致、做出了口碑。”

  第二個就是“群鯊效應”,李智勇表示,“很多時候,我們與其打造一頭‘大鯨魚’,還不如打造一群‘鯊魚’。”他進一步解釋道,打造“大鯨魚”成本高且花樣單一,而群鯊則豐富得多、各具特色,拼在一起就是一塊五彩斑斕的拼圖,顯得更加多樣化、更加精彩。

  第三個就是“親民效應”,“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講,海鮮酒樓大館子,很多人消費不起。但是小店就不一樣,稍微花一點小錢,而且味道不錯,就能找到不少樂子。”李智勇表示,成都的市井文化非常發達,在人民公園、錦里或者其他街巷里,總能見到不少市民密密麻麻地聚在一起,大家吃得酣暢淋漓但是非常歡喜。“消費的平民性,就是讓每個人都消費得起。人人都花一點錢,雖然很少,但因為豐富的多樣性且人人都花,加在一起就是一個大經濟。”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排列五开奖号码